20位基层台长带领着敢于担当的广电战士们在2015年都做了啥?

发表时间:2016-03-02   来源:中广互联   作者:

 2月26日-27日,中国城市电视台第六届台长实战峰会在京举行,全国来自江苏、山东、浙江、河北、河南、四川、黑龙江、山西、辽宁、天津、湖北、宁夏等二十余位城市台、县(区)台掌门人齐聚共同探寻2016城市电视台开年“破冰、开局”和“改革、突围”的经营之道。

 
  近年来,城市台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如何走出困境,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生存发展的道路,成为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那么,经过改革和媒体融合,县级电视台都做了哪些努力?2016又该如何突围?就来听听这些县级台长的实战之谈吧。
 长兴传媒集团董事长许劲峰表示,没有渠道和媒体融合的支持,就没有经营的增长。传统广电应立足于自身的成熟优势,主动与新媒体融合,做到媒体+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媒体。他介绍,2015年,长兴传媒集团一切以用户为中心,围绕用户转,通过精准分析找到用户,通过媒体融合打通渠道拉回用户,通过提供优质精准服务黏住用户,通过研发产品让用户变现。在内容生产上,坚持新闻立台,立足本土新闻,办好特色活动,增强核心竞争力;在产业经营上,探索出“媒体+项目+互联网”的全新商业模式,助力集团取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2015年,全集团主营创收达1.9亿元,增长20%,其中广告收入5530万元,增长33%。
 
  浙江诸暨广播电视台台长徐林灿介绍,诸暨广播电视台以“创新、转型、发展、增收”为核心理念,致力于做好主业、发展产业、增强实力。2015年实现经营收入超2亿元,固定资产已达20多亿元。他认为,谁掌握了网络渠道,谁就掌握了广电产业发展的未来。
 
  四川阆中广播电视台台长何凯介绍,阆中市广播电视台2012年9月正式成立,2014年8月启动了宣传改革,经过半年的筹备,2015年1月阆中广播电视台正式启动改革。改革中,阆中广播电视台全力推行完全频道制,频道实行总监和制片人负责制。加强对频道、频率的监管,对绩效考核、人员进出、广告播出等严格管控。经过一年的改革,电视频道由原来2个增加到4个,自办节目由原来7档增加到27档,日播出时长由原来30分钟增加到220分钟。同时,新建了新媒体中心。全台全年广告创收达900余万元,比改革前增加了2倍。
 
  广电媒体营销专家、车语传媒COO 周伟表示,广电媒体盈利模式通常依靠广告、产业和植根媒体的深度营销三种模式实现。传统广告目前正处于连年下行趋势,针对区域性媒体而言,传统的广告营销已经不是一条未来可持续的发展路径。而广电媒体受限于体制、机制等综合因素,资金、专业人才储备和资本支持等方面的不足使得依靠产业营销和融媒体营销实现盈利也具有相当难度。因此广播电视必须回归主业,充分利用媒体资源,通过互动营销、体验营销、精准营销、事件营销、活动营销、娱乐化营销、会员化营销等多元方式营销媒体实现价值。对于区域媒体,更需研究如何进一步从上述营销方式转化为用户引流和用户激活营销,将媒体受众转化为自身用户进而通过黏住用户的方式实现盈利。
 
  辽宁铁岭广播电视台台长刘军介绍,2015年,全台电视节目由过去的12档增加到33档,自办节目时长由原来的每天3个多小时,增加到10个多小时,台内节目收视率提升到2.67%,市场占有率提升到10%,实现广告创收2972万元,是全省唯一一个实现广告创收逆势增长的城市台。
 
  河北保定广播电视台台长李树田表示,2014年下半年,保定广播电视台进行了完全频道制改革,经过2015年的运行,全台的自办节目生产量从过去的不足三小时,增加到近10个小时,节目涵盖了保定人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节目收视率从过去的百分之零点几甚至零,全部上升到2%以上。创收方面,比上年增长500多万,其中本地品牌广告量从上年的400万增长到1500多万,比上年增长270%。
 
  湖北孝感广播电视台台长徐军用三句口诀概括了过去一年,孝感广播电视台在思想、节目、营销三个方面的改革,即:心诚则灵,地气优先,互动多赢。解决思想上的桎梏,促进机制创新;让节目最大限度的贴近孝感,体现本土特色;把活动营销作为全台经营的重中之重,全面考虑台、客户、受众三方利益。2015年,改革后自办节目时长增加三倍,收视率增长翻番,创收实现了稳定的绿色增长,实际增长接近翻番。
 
  好了,正经的会议报道结束了,下面,就由小编来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这年头,传统县市电视台也是越来越不好混了,虽然每个电视台都在努力开拓新媒体,但也不过是办个网站,开个微博,再注册个微信公众号推送一下,基本上都是这个套路。所谓的互联网+,亦或是媒体+,只不过是在每类型的媒体上都掺和了一脚。
 
  2月24日,陕西卫视的竞聘结果出来了,根据成绩,灿星制作或者长江传媒很有可能接管陕西卫视的经营,体制内办不到就放手体制外的团队喽,毕竟大家都很实际!
 
  通常偌大的一个传媒集团,职工人数都在几百至上千人的规模。以浙江某县级网络集团为例,集团员工有500多人,虽然融合了报社、电视台、新媒体等,也是拼了各种力量努力做强,但以其中14人运营团队负责的栏目为例,一年的广告创收在180万左右,平均到每个人,每人年产值不足13万。
 
  而祖国西南某省一家专门运营新媒体公众号的公司,目前共有各领域微信公众号共54个,公司员工不足百人,总订阅量却超千万,仅2015年的广告收入,也有近三千万进账,平均每人年产值30万有余。
 
  县市级的电视台,基本上以当地有线或者基站覆盖为主,覆盖面积主要集中在本地,相对而言覆盖范围十分有限,但县市级电视台很少有自己的强势内容节目,十几年前,石家庄电视台有一个栏目叫《乾隆外传》,一群主持人打扮成各种古装造型陪“乾隆皇帝”走街串巷,搜罗各种好好吃的、好玩的,每期都有和观众互动提供各种优惠,真正的做到为人民服务。(小编觉得,只要是国家出钱补贴的单位,都是要为人民服务的!)但更多的县市级电视台是没有自己强势节目的。
 
  很多县市级的电视台都在喊渠道为王,都在努力拓展的自己的覆盖率,都想着提高广告创收。试想,你连可看的内容都没有,就算收视范围扩大到全国,就算支持网络直播,又有多少人去收看?央视,湖南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这天朝大台,省级大台,覆盖全国的都在惆怅收视率,县市级电视台,你到底拿什么跟这些大台拼?
 
  中国13亿人口,9亿农民,虽然并不是每一个农民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田间地头插秧施肥,种树养殖,开矿办厂?但既然是县级电视台,是广电系统中最贴近百姓生活的电视台,有这么好的基础条件,那就更应该踏踏实实的贴近民生,贴近百姓生活,好好做当地的民生新闻,热点关注,贴近本地生活实际的内容。
 
  倘若,每一个台都去玩明星综艺,都去报道国际消息,参与政府政要?先不谈,有没有这个实力,就一个问题——百姓的真实生活,到底还有哪些媒体来关注?